pt电子游戏

pt电子游戏

当前位置:pt电子游戏 > 企业荣誉 >

黎明前的黑暗__宁海新闻网正文

时间:2019-07-21 01:54来源:pt电子游戏点击:

  距宁海解放一个多月前,发生的“东观山八人塘惨案”,是一起由中共宁海地下党策反长江部队起义投诚,最终未遂的事件。

 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。25日,蒋介石从宁海西店团堧落船,转道去台湾。驻守江防的青年军(俗称“长江部队”)22师的两个团和师部机炮营进驻宁海境内,和665团第一营营长高志远所辖的三个步兵连,共500多人,驻距城十里的黄坛街溪头陈村,妄图阻止我军和三五支队解放宁海。

  宁海地下党获悉情报后,立即指示黄坛地区特派员杨毅从速摸清敌情。紧接着,遵照中共台工委邵明和浙东行署“七办”主任童先林在山洋游击区提出的“搞策反,分化瓦解敌人。一定要做到人、枪都拉过来”的4·5指示,于5月25日晚10时,指派西南区区长兼武工队长杨国兵、区委组织委员陈立民来到黄坛福安寺联络点。根据杨毅当天在溪头陈侦察后掌握的敌情,布置峰溪支部党员郑学文、娄道良以教师身份为掩护,对驻黄坛地区的长江部队开展策反工作。

  郑学文系黄坛大畈洋人,宁海简师毕业,桥头小学教师。娄道良是黄坛金家岙前山村人,三门师范毕业,石井小学教师。两人都是西南区属下峰溪支部地下党员。其时以办夜校等名义组织一批先进青年参加游击队。接到任务后,他俩利用郑在木坑郑姑表兄弟吴银球(曾任自卫队班长、长江部队情报员)与长江部队营部突击排李排长和一连二排排长冯满盈的关系,于5月29日(星期日)特邀俩人来吴家吃饭。当时余姚、宁波、奉化、镇海已相继解放。席间,李、冯两排长表露了想投三五支队找生路的企盼。经反复试探后,确认是真心,便与之接上了头。并拟定了双方的行动时间、联络地点和接应方式等。

  5月31日(端午节前一天)清晨,郑、娄带着要去参加三五支队的孔广钱、孔德官等一批热血青年,先在桥头小学集中,上张家山会同该村游击队员王兴贤,一起翻过桃花峧,赶赴西溪烂田湾,与那里的一支起义的长江部队会合,去山洋游击区。

  这支起义部队共两个排50余人,全副美械装备。在突击排李排长和二排排长冯满盈的统领下,于5月30日10点紧急集合,从营部驻地溪头陈出发,由在后沈抓来的农民周生水做向导,取道蔡家岙峡谷小道,朝西北方向行进。过了莘村岙,登上罗冠岭,时已次日凌晨一两点钟。部队在岭头休息时,李、冯两排长逐级向士兵宣布了投靠三五支队的命令和有关纪律。而后下金家岙,过桥头村,上杨家山岭,于上午8时来到西溪烂田湾。

  郑、娄与部队接上后,立即就地借米做饭做接应。这里地处深山,仅有两户山厂。因人多饭少,士兵没有吃饱肚子,发起了牢骚。为稳定情绪,郑、娄与李、冯两排长商量,部队在山厂前的草坪集合,由王兴贤作动员报告。王腰插大屁股手枪,以三五支队身份作了抚慰士兵的讲话。自称是大队长,郑为教导员、娄为联络员。并介绍身边的一班青年,都是去参加三五支队的。他的讲话虽然有鼓舞士气作用,但也因此全部暴露了身份。

  行进中,为解决部队士兵的吃饭,又转道去张家山村。当部队开到离村二里的桃花峧时,已是下午两三点钟。冯排长命令部队就地休息,指定突击排上士文书带队原地待命。由王兴贤领着李排长先下村安排茶饭。王兴贤找到村里保甲长,杀了一头猪,安排好茶饭,等待部队下山。

  在桃花峧山顶的士兵,已能望见溪头陈营部驻地。经过一昼夜周旋,部队仍离营部不远,不免引起了疑议。这时,突击排原王副排长,乘机盅惑煽动骚乱,此人原是敌营营长高志远的亲信,当部队宣布起义时,被李排长缴了手枪。后在行进途中,王再三向李求情,表示宁死跟随李排长,李排长又把手枪还了给他。其时王乘李、冯两排长都不在,便背地拉出两个排的正副班长,危言已身处绝境,唯有反戈回击、邀功行赏,才有出路。接着,他又布置了反水的具体分工。此时阴郁的桃花峧,隐藏着残酷的杀机。

  当队伍开到脚踝头岭时,王突然吹响哨子,并开枪打死领队的上士文书,还下令在岭侧架起机枪,郑学文、孔广钱俩人被绑在大麦坑的树上,水小老也被绑在地。娄道良见势,急忙护着孔德官、孔秋根从岭反侧逃离。行不多远,敌班长廖伦举起冲锋枪扫射,娄道良、孔德官两同志先后中弹牺牲。孔秋根弹穿胸腹重伤倒地,就势滚下山去脱逃。水小老弹穿衣服,昏倒在地上装死,后逃脱。

  被王派下村去的黄钦云、彭金泉、张泽,在村头故作接近李、冯两排长。当听到哨声,立即动手,黄钦云开枪打死了李排长,张泽随即上前抢走了李排长身上的金戒指、手表。彭金泉平时与冯排长要好,故意朝天开枪,冯排长乘机溜下山去,朝沙地西溪方向潜逃(路经沙地时,冲锋枪被王小钱缴去)。黄、彭俩随即把枪口对着王兴贤,张泽抢上将王擒绑。敌王副排长领队从山上下村,命人砍下李排长和上士文书两颗头颅,迫郑学文、王兴贤、孔广钱捧着押赴溪头陈营部报功。张家山事发时,游击队员严望银在混乱中逃脱,并赶赴山洋游击区报告。周生水因未暴露身份,在押赴营部乘人不备时溜走。

  驻溪头陈敌营长当晚对郑学文、王兴贤、孔广钱进行突击审讯。三人均遭严刑拷问,被打得皮开肉绽,却得不到口供。当夜三人被押解至驻城团部。郑学文再次受酷刑拷打,遍体鳞伤,仍不吐真情,表现了人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次日凌晨,郑学文、王兴贤、孔广钱和另外5位卖笋青年,同时被活埋在东门外的东观山。后来,从挖出来的尸体看到郑学文被斩断脚筋,王兴贤被砍断了头。这就是《宁海县志》记载的东观山“八人塘惨案”,是地下工作者为革命献身的悲壮一幕。



相关阅读:pt电子游戏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